杻親佴| 肮肅| 陔頗| 酗譴| 蜚阨| 悜趙| 趙肅| 算鰍| 哫趙瓮| 慇躇| 舷慇嫌衵秫ヶよ| 荂怢| 捈怢| 蔬湛| 絁粔庈| 呇跁| 應刓| 憚假瓮| 踢伈| 拸憤| 湮璩| ь剢| 湮蟀| 苤踢| 舒耋| 算栠庈| 還郺| 鍾捶| 控譴| ц栠| 衼笢| 鍾忭| 儅坒刓| 鎮晚| 韓瘀| 邧賽| 邧啡| 怤假| 綻假| 輒摩| 蓔笢| す蔬| 祩竣| 鼠假| 菇瓮| 畛踢齊醫よ| 蚗囡| 蚗党| 梒⑧| 憍蔬| 梆笣| 毞阨| 鍾坒| 婝銘| | 妀阨| 痰刓| 璩疏| 擘洈| 宎倓| 馨蚨| 匙笢| 嬝朘僱| 陔泬| そ晚| 艨裔| 屻刓| 桻籵| 拶綬庈| 陝糧褪嫌цよ| | 湛嫌滷簿隴假薊磁よ| 輩笢| な泬| 樁砱庈| ⑻蔬| 塞刓| 藝洈| ぱ擘| 擘蕉| 嬝蔬瓮| 庥瓮| 幛鰍| 旮笣| 挕傑| 蚗陔| 鳹捶| 儥肅| 啋商| 淏隅| 怢鰍瓮| 盻抾庈| 泬輿| 塗撳馨よ| 葬嗷| 鰍き| 朸觼階| 蔬昹| 蛚栠| 蜓譴| 還銢| 頗燴| 湮誠| ь碩藷| レ刓| 湮肮⑹| 鼩栠| 操繒| 衕幫| 韓鍬| 嗲す| 畛籵| 峆溶| 屢栠| | 甡假| 樓跡湛も| 蘺瓮| 怢ヶ| 儕碩| 葷佼瓮| 裘肅| 昄瓮| 算阨| 鰍鍬| 剸傑| 狾假| 詢倯庈| 陝嶺囡衵よ| 桲俜淜| 栠詢| 淜埻| 嫘犖| 控贅| 怮埻| 腹褽| 珔瓮| 誑翑| 屻壽| 倯瓮| 陔蝑| 陝嶺囡衵よ| 撳埭| 網鎖| 畸陔| 晚商| 陲す| 敆泬| 奻輿| 眽踢| 檢縐赽| 繙昹| 憐陲| 瘀④| 玶譴| 窪刓| 譴Ч| 棠瓮| 璽艙| 桷攷| 蜚昹| 湮珣| 隅堈| 觸す| 桫ひ| 羲栠| 倓傑| 癒赽| 褗堁| 怢控瓮| 淜倯| 憚躂騰| 穇漆| 綻陎| 蜓栠| 皊栠| 陓皊| 椅洈| 陔ч| 朸觼殤輿⑹| 蚗假| 陲昹綬| 塞刓| 哫哏| 怢嫁蚽| 匟瓮| 膘栠| Д蔬| 糽傑| 珈朊| 培硎| 痰刓| 怮綬| 栥刓誠| 詢躇| 酗伈瓮| 鱖刓| 拻都| 蜓譴| 朓戽| 奾祩| 警竣蔬| 樁倓| 苠覜| 蟀刓| 盻抾庈| 摩玵| 攪假| 鞀笣| 算鰍| 鰍猿| 湛瓮| 婦芛| 倓弊| 踢坢| 挴親坒| 都抇| 桲珒| 劼攝杻衵よ| 剢笣| 羲す| 棇笣| 攫踞| 譴弊| 恅假| 漆終| 拵刓| 伈捇| 勀假| 怮睿| 鴄傑| 鰍漆| 梆漆| 啡盺| 翻捶| 赽粔| 剢笣| 譙眢| 挕假| 樁囡| 刓陲| 裘昉淜| 踢凅| 怢控瓮| そ晚| 凝粡| 葷笣| 鎊璦ぞ| 媼耋蔬| 邧賽| 挕痁刓| 剽韓肅④| ぱ媽| 摋蔬| 還狦瓮| 醫癒| 捇蔬| | 蔬傑| 婦芛| 璩ひ| 陔痑| 妀⑧| 滅傑⑹| 佷峎陬
首頁 > 文匯報 > 文匯論壇 > 正文

聽見螻蛄叫 難道不種田?

2019-09-21

利曉

在網絡暴民的威嚇下,香港賽馬會宣佈取消前晚所有賽馬活動。代表香港50年不變的標誌「馬照跑」,在香港回歸22年零2個月後,突然間變成了「不敢跑」。馬會是香港最大的慈善機構之一,社會影響力巨大,難以想像幾個網絡暴民的威嚇,就能讓它不顧「馬照跑」這塊金漆招牌甩色,不顧經濟損失而取消賽事。

馬會原定星期三進行的夜馬賽中,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名下馬匹「天祿」也被安排出賽。故此煽暴分子在網上發起到馬場圍堵何君堯及騷擾其馬匹。馬會最終表示鑑於馬迷、騎師、員工,以及馬匹的安全受到威脅,因此決定取消當晚賽事。在藉反修例引發的持續暴力衝擊中,何君堯議員已經被縱暴派和暴徒視為眼中釘,不斷以各種無恥手段群起攻擊。有人更把取消賽事歸咎於何君堯,指責其馬匹只會帶來麻煩。這種說法顛倒是非,倒果為因,極為無恥。這些人顯然是希望藉此讓何君堯的馬匹不能出賽,以達到對其政治打擊和滅聲的目的。

中國民間有句老話:「聽見螻蛄叫,還不種莊稼啦?」這螻蛄不但長得醜,還是大害蟲,專門咬食莊稼種子和根莖,給農民造成很大破壞。不過即使如此,農民也絕不會因螻蛄叫得瘋狂,而不種莊稼。馬會以安全考慮為名取消賽事,表面看似乎是情理之中,不過細心一想:如果有人欲針對某一人士,就取消賽事;那麼下次再有人針對另一人士,又該如何處置?如果每逢賽馬日就有人號召圍堵馬場,賽馬會是不是從此關門大吉?

回歸以來,香港一直「馬照跑舞照跳」,賽馬活動從來沒有因為受到恐怖威脅而取消過,更不曾因為某個會員或人士遭受恐嚇而取消所有賽事。事實上,3個多月以來,暴徒們肆無忌憚地打砸破壞、到處放火,汽油彈磚頭滿天飛,到處襲擊無辜路人。市民不但每日生活受到極大影響,甚至連生命安危也受到威脅,其兇險程度早已遠遠超過這次針對何君堯的圍堵威嚇。更重要的是,難道有人發起堵路、發起破壞港鐵,市民就得趕快跑回家中躲避,不敢出街、不敢上班?難道有人打砸放火,整個社會的運作也只能就此停止,任由香港變成死港、臭港?

正如何君堯議員當天接受傳媒訪問時所言: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,馬會亦不是一個政治團體,他不會因恐嚇說話而屈服,亦不會向惡勢力低頭。馬會作為政府特許經營的非牟利公司,得益於政府給予的「賭業」特權壟斷,成為香港最大的慈善機構之一,有責任堅定地維護香港整體利益,而不應該屈服於暴徒的威嚇,甚至縱容放任。否則暴徒慾壑難填,今天圍堵這個,明天針對那個,馬會屆時又如何應對?希望馬會主動和政府警方配合,做好部署,將企圖擾亂衝擊社會秩序的不法分子繩之以法,為香港恢復安寧發揮應有的作用,千萬別再讓「馬照跑」這塊金漆招牌掉色了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鳹鰍輿珛擁 ヶ廖韓游巹頗 蜓爵 罋詳淜 肣鍬繚誰耋 腦膘嫘畦荌弝摩芶 吤迖鎮佴 湮陲誰耋 ь阨誰耋
惘刓⑹賜 鰍阨壽 課陲 嘉嫌芞鐘部 訇芩繚糧啤繚 橾啞模鎊彌憐 紾鰍譁游巹頗 鍾夥蛔淜 郘埭輿傑
蔬鰍詢陔褪撮埶 昹衾瞼游巹頗 貲渤鏜游巹頗 邧т 裘模諳妀部 坒囧庈晚滅湮勦矨皏晚滅垀 湮鍛奻 ほ陎怢淜 嘉毼瓮 韓刓瓮伈赽ぞ輿部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